镶黄旗文明网-镶黄旗新闻网,镶黄旗新闻门户

朱悦:中东形势未来发展仍存在较多变数

2018-11-05 23:18:01     来源:网络整理

《当代世界》总第434期刊文《2017:中东乱局又一年》指出,2017年中东地区动荡延续,在大国博弈、教派冲突和恐怖主义的多重冲击下,中东原有政治安全格局被打破。随着地区新热点难点的不断涌现,建立地区新秩序的前景依然难料, 中东形势未来发展仍存在较多变数。

全文如下:

2017年,中东地区动荡延续,同时出现了一些重要的格局性调整变化。美国与俄罗斯在叙利亚等问题上博弈激烈,俄取得局部优势。沙特与伊朗之间的争斗进一步升级,成为牵动中东格局演变和热点联动的主线。在内外因素共同作用下,叙利亚、也门内战、伊朗核问题以及巴以冲突等老问题没有解决,又新增了卡塔尔断交危机、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谋求独立等新热点。地区反恐斗争取得重大进展,“伊斯兰国”作为“国家形态”被摧毁,但随其不断加紧外线扩张,未来地区和国际反恐形势将更趋复杂。

美俄地区博弈激烈,俄取得局部优势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一定程度上对奥巴马执政后期从中东战略收缩进行回调,但不愿在中东消耗过多战略资源,只想保持影响、捞取实惠,其主要政策目标是反恐、巩固与地区盟友关系以及平衡俄罗斯和遏制伊朗。一年来,特朗普政府中东政策调整基本以问题为导向,覆盖广泛的地区议题,但尚未形成系统性战略。美国领导的打击极端组织国际联盟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加大打击“伊斯兰国”力度,取得重大进展。在伊朗核问题上,特朗普拒绝认定伊朗履行伊核协议承诺,出台新的制裁措施,并积极打造地区“遏制伊朗”联盟。特朗普首访中东,努力修复与沙特、以色列等国关系,借助地区盟友对中东局势走向施加影响。美国还加大对叙利亚境内武装反对派的资助和支持,与俄罗斯展开角力。

特朗普上台后,一度对俄示好,但两国结构性矛盾很快凸显。随着“通俄门”“泄密门”在美持续发酵,两国关系缓和进程遭遇严重挫折。俄在中东有传统的能源、军事及经济利益。当前,俄主要通过加大对叙利亚巴沙尔政权支持,布局新军事基地等作为影响地区的重要手段,以叙问题为主要筹码反制美欧打压。俄与伊朗、土耳其建立“利益同盟”,推出叙问题阿斯塔纳进程,在叙设立冲突降级区,实则划分三国势力范围,使得在叙军事存在合法化,从而获得战略主动。预计下一步俄罗斯将牢牢把握叙问题政治解决进程,加大对伊朗阵营支持力度,与美展开角力,通过在中东扩大战略空间,增大与美在全球战略层面博弈的筹码。但应看到,美俄双方出于各自内政外交需要,改善彼此关系的愿望并未消失,将会注意留有余地。

沙特伊朗对抗加剧,地区格局出现新的调整

在美国支持下,沙特内外政策趋于强硬,对内重拳“反腐”,力保王储加快接班,对外强势“反伊朗”,深度介入叙利亚局势,断然与卡塔尔断交,加大打击也门胡塞武装力度,据称甚至与以色列开展情报等领域合作,扬言“把战火烧到伊朗”。但沙特国内形势变数犹存,卡塔尔断交危机僵持导致海合会停摆,影响了沙特强硬政策的实施效果。

伊朗利用伊核协议签署后国际处境改善的有利时机,不断巩固什叶派阵营,利用断交风波进一步拉拢逊尼派国家卡塔尔和土耳其,扩大地区影响力,增加与美西方关系的运筹空间。沙伊对抗进一步升级,已成为牵动中东格局演变和热点联动的主线,但沙伊之间直接、正面碰撞的可能性不大,代理人战争仍将继续。

土耳其一方面希望在地区发挥更大作用,另一方面不愿库尔德问题失控,因此大幅调整政策,与美拉开距离,与俄罗斯、伊朗走近,共同推进叙利亚问题阿斯塔纳进程,俄、伊、土“新三角”在地区的作用值得关注。

地区反恐斗争取得重大进展,“伊斯兰国”加紧外线扩张

2017年中东反恐斗争取得关键性进展。在美、俄分别领导的反恐联盟的同时打击下,“伊斯兰国”接连丢失摩苏尔、拉卡等要地,主力遭受重创,“国土”丧失殆尽,其“国家形态”已被毁,仅在“幼发拉底省”“代尔祖尔省”等部分游击区尚有残部流窜。可以说,“伊斯兰国”自2014年以来的崛起势头已告结束。

但地区恐怖主义活动并未因此终结,特别是已遭受重创的“伊斯兰国”出现一些新动向和新特点。一是部分“伊斯兰国”武装人员被打散后回流本国,同时“伊斯兰国”也主动派遣部分骨干转入阿拉伯半岛、西奈、马格里布等地,开展外线扩张。目前“伊斯兰国”仍是世界上最大、最活跃的恐怖组织。二是放弃阵地战和正规战,回归更加难以防范的传统套路。“伊斯兰国”重拾游击战和“独狼式”恐袭,意在扩大影响,显示存在,埃及西奈恐怖主义袭击即是重要标志。三是与“征服阵线”“基地”组织等新老恐怖组织加强合作,扩展生存空间。四是利用互联网等新技术有效开展意识形态传播和人员招募工作,并继续获得来源稳定的外部资金支持。毫无疑问,未来地区和国际反恐形势将更趋复杂。

地区老问题仍存,新热点又起

叙利亚问题进入新阶段。叙大规模战事渐入尾声,巴沙尔政权初步站稳脚跟,其背后的俄罗斯,伊朗、土耳其三国联盟在与美国、沙特一方的较量中占据主动。随着极端组织在叙占据的领土被收复,俄美分别支持的叙政府军与反对派争抢地盘的斗争将成为未来叙局势演变的主要内容。叙境内反恐战争可能置换为代理人战争。俄美在巴沙尔去留等核心问题上依然分歧严重,双方在叙问题上可能长时间呈现竞争性对抗态势。

巴勒斯坦内部和解未竟,巴以和谈难以重启。法塔赫与哈马斯达成和解,是哈马斯内外交困、因势谋变的结果。但双方在政治领导权、安全部队控制权等核心矛盾上难以达成一致,未来走势仍存变数。特别是近来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再度激化了巴以、阿以矛盾,也将导致地区安全形势进一步恶化。

美继续采取行动对伊朗进行打压。特朗普认为伊核协议难以阻止伊朗拥核,严重威胁美战略利益,遂以伊不履行协议为由,出台多项制裁措施,企图逼伊朗就范。但欧盟、俄罗斯和中国坚持协议合法性和有效性。伊朗借助国际社会支持,拒绝对美让步。预计美伊角力将呈长期化趋势。

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独立公投遭各方压制。库区政府认为,中东地缘政治秩序和政治版图发生重大变化,伊拉克、叙利亚实力严重下降,土耳其内外危机严峻,伊朗面临美国新一轮遏制,当前是地区库尔德人立国的历史最好时机,遂不顾各方反对强行举行独立公投。但此举不仅激化了伊库族与中央政府关系,而且引发两伊、土耳其联手打压,库尔德人的建国梦短期内难以实现。

卡塔尔断交危机影响海合会团结。2017年年中,沙特、埃及、阿联酋和巴林以卡塔尔“干涉他国内政、支持恐怖主义”等为由宣布与卡断交,导致海合会内部矛盾重重,并使卡出现向伊朗靠拢的趋势。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镶黄旗文明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镶黄旗文明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镶黄旗文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