镶黄旗文明网-镶黄旗新闻网,镶黄旗新闻门户

在广州,一场特别的“八音盒”音乐会

2018-11-05 18:42:46     来源:网络整理

在广州,一场特别的“八音盒”音乐会

11月2日晚,“八音盒”多媒体大型公益音乐会在广州蓓蕾剧院上演。

在广州,一场特别的“八音盒”音乐会

11月1日晚,关小蕾和融合艺术团的学生在排练。

无论是简易的木盒还是带有华丽的装饰,扭动发条让八音盒发出叮咚的响声,简单的旋律让人感到安静、愉悦。

和雨后彩虹融合艺术团的学员有点像,无论是四肢健全还是身有缺陷,当音乐响起时,站在舞台上的他们,合力唱出了一首首美妙的歌曲,带来的是艺术的享受。11月2日这天,在广州蓓蕾剧院里,广州市少年宫特殊教育20周年的演出活动上,雨后彩虹融合艺术团的学员们,为观众们带来了一场仿如“八音盒”般让人感动的演出。

缘起

阿璞,让广州少年宫发现另一个天地

东风西路是“特殊教育20年”的起点:20年前在这的广州市少年宫开设了第一个特殊的美术班。将20周年的活动定在这里举行,有不一样的意义。

今年41岁的阿璞,是广州市少年宫的第一位特殊学员。1984年时,8岁的阿璞前来面试入学,数学不会,绘画不按要求来。但少年宫的老师们却发现了他身上的闪光点,成为少年宫破格录取的第一位特殊儿童。

1998年时,在阿璞21岁那年,少年宫通过收集整理他十多年来的创作作品,集结成册,阿璞出版了第一本画册《无音之乐》,著名画家廖冰兄为他写书名,更引来了不少公益界、美术界的前辈为阿璞的书题字加持。

阿璞的经历让人们受到了鼓舞,也让关小蕾思考着是否可以在少年宫里,为特殊孩子提供一些教育的机会?

“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独特之处,如果我们可以因材施教,这些孩子就会有机会得以发光发亮,我们也希望让这些孩子们,有更多的机会接触社会。”这一年,关小蕾和几位老师在广州市少年宫开设了全国第一个“特殊儿童美术实验班”,免费接收包括自闭症、脑瘫和唐氏在内的孩子学习美术,关小蕾还记得第一批招进来的学生有十几个。

“一开始,对于特殊教育我们也不懂,通过接触不同的教育者交流学习。”2006年,当广州市第二少年宫在珠江新城落成时,在广州市少年宫鼓励和支持下,决定将特殊儿童美术教育独立出来,正式成立特殊教育部,并配有5名专职老师,在原先的美术课之外,增设了音乐、戏剧、舞蹈、社交、综合艺术、艺术治疗、肢体潜能开发等课程,从原有的十几二十个学位,逐渐增加至100甚至更多。

2010年开始,由广州市民政局福利彩票公益金项目提供支持,资助首年提供特殊儿童每年1400多个免费学位,从2016年开始,免费学位已达2000余个/年。面向特殊儿童免费开设60多门艺术教育课程,包括音乐、美术、戏剧、现代舞和电脑等,课程的老师们,来自少年宫的各个不同部门。

在这一期间,特殊教育部的服务范围也在逐渐扩大,扶助的孩子从自闭症、脑瘫、唐氏扩大到包括医院重症儿童、福利院孤残儿童、少教所失足少年、流浪儿童、贫困儿童等。

升华

艺术融合教育,帮孩子看世界

特殊孩子有了学习的机会,但和普通孩子在同个空间学习的机会却没有,彼此间似乎有一条难以抹掉的边界。2013年,关小蕾在一次交流过程中,结识了从事融合教育的台湾教授吴淑美,在她的启发下萌生了创办融合教育的想法,让普通生和特殊生成为同班同学,或许是打破边界的方式之一。

2014年时,广州市少年宫再次给予支持,在少年宫内创办了全国第一个青少年儿童融合艺术团:同时打造“开FU N课”,让特殊生和普通生在一个班级里学习。

在过去的4年里,少年宫的老师们和关小蕾收到过质疑也得到过肯定“刚开始有人带着孩子来报名,到了现场后生气地表示,‘我的孩子怎么可以和智障儿一起上课?’”来自少年宫的工作人员分享,有家长当着工作人员的面领走自己的孩子,也有家长选择了留下来。

第一批留下来的24个普通孩子,他们在少年宫里打开了看待世界的新大门,懂得了什么是真正的尊重,学会了什么是真正平等,并敞开怀抱去接纳生命里本来就有的不同。

融合教育成果如何?在过去4年里,艺术团那一份傲人的成绩单便可说明:艺术团的足迹遍布全国众多城市,曾出访美、加、法、瑞等国,艺术团里更是走出了不少“明星”学员,例如在英国皇家伯明翰音乐学院求学的视障学员王子安,于2011年加入了雨后彩虹融合艺术团,2017年,他通过面试考核,成为了英国皇家伯明翰音乐学院在中国大陆仅录取十多人中的其中一个。

未来

让融合教育走进更多人的生活中

“爱是永无止息”,当八音盒的演出接近尾声时屏幕上显示的字幕让人动容。

关小蕾和阿璞的这一场相遇让他们改变了彼此的生命轨迹,也带给了更多特殊孩子“重生”的机会。

据了解,目前融合教育工作还走进了校园里,在天河区的实验一小内,便尝试通过艺术课程的方式,让特殊儿童走进校园里,和普通孩子一起学习。

在采访过程中,关小蕾透露,融合教育的出现是测量一个民族的文明程度。接下来还计划在现有的基础上,将融合教育扩大范围,例如在现有的一些普通班级里,让特殊孩子也可以一起学习。关小蕾表示,不是要让孩子们学习像雷锋一样,而是让人学会“视而不见”。这也是融合教育里最高的境界,“当大家都处于一个平行位置时,用平常心、同理心对待身边的特殊人群,才是融合教育的目的。”

在关小蕾的想法中,不仅仅是打破边界让孩子们学会共融,更希望更多人来接纳特殊人群,例如给他们提供就业的机会,让他们有自立更生的能力……

故事

韦一哲

画作被印在巴士上

“我是韦一哲,我想成为钢琴家、小提琴家……”当舞台上的大屏幕出现一个大眼睛男孩的画面时,充满童趣的表述让人忍不住会心一笑。

屏幕上的男生,也是“八音盒”音乐会创作主线,广州市少年宫学员韦一哲,从5岁起来到少年宫“特殊儿童美术实验班”开始画画,风雨兼程16年至今仍未中断,他同时兼修钢琴、双排键电子琴、吉他,热爱音乐创作。

在少年宫里,熟悉他的人喊他“伟大哲”,“八音盒”音乐会便以8段纪录片记录“伟大哲”在广州城市生活的情绪故事里,以音乐和舞蹈的形式表现出特殊人士这个群体在城市社会中的状态,他们内心挣扎痛苦、经历磨难无奈,无力失望下依旧有着一颗火热跳动的心。

在广州市少年宫特殊教育20周年之际,韦一哲的画作更是被印在了一辆巴士上,早在10月26日这一天,这辆巴士,搭载16个家庭以及他们身边最亲密的伙伴———师长、同学、好友的“超大移动祝福涂鸦巴士”从东风西路广州市少年宫缓缓驶出,开往珠江新城的广州市第二少年宫。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镶黄旗文明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镶黄旗文明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镶黄旗文明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